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一九九九年五月 第二卷第一期


牟宗三先生「歷史概念」之批判的展示 - 邱黃海

 

註 釋

 

1   試以文津出版社所出版的《鵝湖學術叢刊》、《當代新儒學論文集》以及鵝湖月刊社所已出版十九期的《鵝湖學誌》鵝湖學誌為例,這之中討論牟宗三哲學的文章,竟然沒有一篇是以牟先生的歷史哲學為題的。

2   如周群振教授之〈道德理性與歷史文化〉以及朱維煥教授之〈中華民族之生命形態-宗師《歷史哲學》之啟示〉,兩文並收於《牟宗三先生的哲學與著作》一書,第二四五頁至第二八四頁以及第二八五頁至第二六二頁,台北。學生書局,民國六十七年九月初版。

3   此如唐君毅先生〈中國歷史之哲學的省察〉──讀牟宗三先生《歷史哲學》書後〉,收於牟宗三《歷史哲學》增訂七版,附錄一,第一頁至第二十頁,台北,學生書局,民國七一年二月;另邱黃海〈簡述牟著《歷史哲學》之問題範圍極其成就〉,台北,鵝湖月刊第二七七期,第五十三頁至第五十五頁,民國八十七年七月。

4   參閱業師蔣年豐教授〈戰後台灣經驗與唐君毅、牟宗三思想中的黑格爾〉,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專書(二十七),第三十七頁至第一OO頁,民國八十年十月,台北。

5   牟先生對於歷史概念的討論,主要集中於自序與三版序言以及第一章第一節的一小部份,這些加起來總共不過十七頁。另外,在《歷史哲學》附錄二收有一篇〈關於歷史哲學酬答唐君毅先生〉則有一些補充性的說明。復次,在《政道與治道》(民國六十三年七月修訂版,台北,廣文書局)一書中有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則見之於第十章〈道德判斷與歷 史判斷〉以及第四章的某些片段中。

6   事理則有廣狹之分,廣義的事理是指法制政事之理,這包括了政治哲學與歷史哲學的全部內容。但在此,牟先生之論事理則專指那能表現歷史性的事理而言。

7   見《歷史哲學》三版自序,第二至第三頁。

8   見《歷史哲學》三版自序,第四至第七頁。

9   見《歷史哲學》三版自序,第五至第六頁。

10   見《歷史哲學》附錄二:〈關於歷史哲學酬答唐君毅先生〉第二十七頁至二十八頁。

11   在此,牟先生之表達似有語病。如果歷史判斷是就著歷史上的集團生命「依辯證直覺之具體解悟對於辯證之理中的事,就其辯證地體現理念之作用或意義而辯證地鑑別之也。」(三版自序第七頁),則歷史判斷所能判斷的是集團生命之客觀表現,而道德判斷所能判斷的則是個人的動機。以此之故,並不能說集團生命之行動合乎或不合乎道德法則。因為,集團生命並無動機之可言,只有個人才有動機可論。復次,如果說集團生命之領導人的人格或動機對於集團生命表現理念有其重要之影響,則這也並不是對集團生命做道德判斷,這仍是歷史性的事理或歷史判斷的事。因為,領導人的動機在此只是作為一個因素而被考慮於集團生命如何表現理念之事理中。

12  見《政道與治道》第二二三頁。

13  同上。

14   見《政道與治道》第二二三頁。但牟先生在此之表達仍稍有語病。歷史判斷乃所以真實化歷史者?它是理解了歷史的歷史性所做成的判斷。因此?不可說「無道德判斷?而只有歷史判斷?則….不足以真實化歷史」?而只能說「無道德判斷?而只有歷史的知識判斷?則….不足以真實化歷史」。

15   參考《歷史哲學》第一部第一章第一頁

16   見牟宗三,《認識心之批判》下冊,第二九六頁,台北師大美社影印流通版 

17   牟先生之道德主體乃貫通天德、天理、人性而為人之心性本體:康德的道德主體則實只是個設準,無由通天德、天理,而吾人之道德情感所遵循者則是道德法則耳。相較於儒家之心、性、天相貫通,心理合一之義理規模而言,康德的道德意志是個設準,且情理為二。另外就知性主體而言,康德之知性所提供之範疇乃所以為自然立法者,牟先生雖遵循超越哲學以通顯先驗知識之方式以安立認知主體,惟牟先生在《認識心之批判》時期否定知性為自然立法之義,認為知性只是運用範疇以理解自然,並不能對自然有一存有論之決定。凡此諸義請參考《認識心之批判》

18  《認識心之批判》第三一四頁

19   牟先生對康德在《判斷力之批判》中以主觀之想像機能所成的目的性概念去反省自然表示不滿。因為,牟先生認為這目的性概念在客觀方面既不根據道德的目的,也不根據神的目的,但又要它擔負統一自然之責任,則這為反省判斷而設的目的性概念是虛的。如在客觀方面是虛的,則其主體之想像與理解之契合亦必然落空。由於盡心、知性可以知天,是以如自本體貫通自然之如如處而予以綜觀處說藝術主體,則可無此二病。一因客觀之統一方面有本體作保証,主觀之方面,則由於天心即通本體,是主客兩方面即可融貫而無礙也。關此,請參閱《認識心之批判》第三一四頁至第三二三頁

20   引自《歷史哲學》自序第四頁至第五頁

21   見《歷史哲學》第一部第一章第四頁至第五頁

22  見《政道與治道》第二五二頁 

23   參看《歷史哲學》第一部第三章第七十頁至第八十頁以及第三部第二章第三章第一六四頁至第一九六頁

24   孟德斯鳩、黑格爾皆名之曰民族精神【Volksgeist】

25   《歷史哲學》第二部第三章第二二九頁

26   見《政道與治道》第二二一頁至二六九頁

27   請參考林安梧《王船山人性史哲學之研究》,第九十一頁至第一七一頁。台灣大學哲學研所碩士論文,民國七十五年,五月。

28   見《讀四書大全說》,卷九,《孟子離婁上篇》,河洛版六O二頁,引自前揭書。

29  《歷史哲學》第一部第二頁

30  《歷史哲學》三版自序第四至第五頁

31  《歷史哲學》第二二九頁

32   王船山《讀通鑑論.敘論四》﹕「夫治之所資,法之所著也,善於彼者,未必其善於此也。君以柔嘉為則,而漢元帝失制以釀亂﹔臣以戇直為忠,而劉栖楚碎首以藏奸。攘夷復中原,大義也,而梁武以敗。含怒殺將帥,危道也,而周主以興。無不可為治之資者,無不可為亂之媒。然則治之所資者,一心而已矣。以心馭政,則凡政皆可以宜民,莫非治之資。……其曰通者何也?君道在焉,國是在焉,民情在焉,邊防在焉,臣誼在焉,臣節在焉,士之行己以無辱者在焉,學之守正而不陂者在焉。雖窮阨獨處,而可以自淑,可以誨人,可以知道而樂。故曰通也。引而伸之,是以有論﹔浚而求之,是以有論﹔博而證之,是以有論﹔協而一之,是以有論﹔心得而可以資人之通,是以有論。道無方,以位物於有方。道無體,以位物於有體。鑑之者明,通之也廣,資之也深,人自取之,而治身治世,肆應而不窮。抑豈曰﹕此所論者立一成之侀而終古不易也哉﹖」

33  《歷史哲學》第二二九頁

34  《歷史哲學》第二二九至二三0頁

35   或許讀者會問「歷史是什麼」的問題與「我們理解歷史的方式」問題怎麼會是同一個問題呢?如果讀者記住本文第二節所描述﹕「事理-具體的解悟-歷史判斷」之間存在著一種「正-反-合」的辯證關係,就很容易的能夠看出這兩個問題之間所存在的聯繫。我們可以提供兩個理由來解釋。第一,歷史精神表現的常軌標誌了歷史的歷史性,第二,而由於歷史精神表現了歷史的歷史性,因此,歷史精神的表現方式就規定了我們理解歷史的方式。

36  參考《歷史哲學》第一六四頁

37   參考《歷史哲學》第一九四至二三0頁

38  在 前文所引的文獻中,牟先生之措辭雖然是說「於一心之運用外,且論其所處之『政治格局』焉。」但牟先生在《歷史哲學》中之解析中國史並非僅注意到「政治格局」,事實上,他也注意到「社會結構」。參《歷史哲學》第一十四至二十九頁,論氏族社會,第三十至三十九頁,論宗法社會,第一OO至一O五,論井田制與宗法社會之破壞。只不過,牟先生解析歷史的焦點乃是落在每一個「政治形態」(封建貴族政治、君主專治政治與立憲的民主政治)所依以建構起來的「政道」的客觀性或公性之程度。以此之故,僅管牟先生也論及「社會結構」,但在「道德理想之實現程度的多寡乃是依乎組織政治型態的政道的客觀性或公性之程度而定」之考慮下,「社會結構」之分析只佔有附屬地位。

39   見《政道與治道》第六頁,參《歷史哲學》第三0至三十六頁。

40  參考《歷史哲學》第一OO至一O五。

41   牟先生引錢穆先生《國史大綱》第一一四頁。見《歷史哲學》第三二四頁。

42   見《歷史哲學》第三三八頁至三四一頁。

43   見《政道與治道》第二十二至二十三頁。

44   治道之概念詳乎下。對於「政與治之區分」的了解顯然是牟先生理解「政治格局」一概念之基礎,這個區分對牟先生歷史哲學之意義,也請詳下文。

45  見《歷史哲學》第四頁。

46  見《歷史哲學》第三四O頁。

47  見《歷史哲學》第一O五頁。

48  見《歷史哲學》第一四二頁。

49   見《歷史哲學》第二二四頁引王船山《讀通鑑論.卷十九》。

50  見《歷史哲學》第一六七頁。

51   見《歷史哲學》第二二四頁引船山《讀通鑑論?卷十九》:「唐公奉詞伐罪,誅獨夫以正大位,天下孰得而議其不臣?然其始起猶託備突厥以募兵,誣王威高君雅以反而殺之,不得揭日月而行弔伐何也?自曹氏篡漢以來,天下不知篡非,而以有所授受為得。上習為之,下習聞之,若非託伊霍之權,不足以興兵,非竊禹舜之名,不足以據位。故以唐高父子伐暴君、平寇亂之本懷,而不能捨此以拔起。嗚呼!機發於人,而風成於世,氣之動志,一動而不可止也如此。」

52  見《歷史哲學》第二二八頁。

53   依牟先生之規定:政權是相應著歷史上「有天下」或「有國」之事實而有的觀念。這是一個與「所有權」相類的觀念。牟先生說:「政權者,籠罩一民族集團而總主全集團內公共事務之綱維力也。」

54  《政道與治道》第四至第五頁。

55  《政道與治道》第七頁。

56  《政道與治道》第十九至二十頁。

57   這是《孟子》乃至《禮記•禮運》堜備[念。見《政道與治道》第十至十八頁。

58  《政道與治道》第二十一頁。

59  見《歷史哲學》第329頁。

60  同註 45

61   見《歷史哲學》第一六七至一八九頁。

62   見《歷史哲學》第三部第三章,第一九四至二一O頁。

63  見《歷史哲學·自序》第六頁。

64  同註 53

65  關於黑格爾的民族精神之概念可參考Kurt LeeseDie Geschichtsphilosophie Hegels (1922) 中第三章 Die geschichtsphilosophischen Grundbegriffe 第三節 民族精神之概念 (第七十四至九十一頁)有極清晰之表述。

66   「以氣盡理」乃是牟先生用以說明史賓格勒之歷史觀的概念。這乃是把一民族之歷史文化視如一生物個體¸有其生老病死。牟先生此說請見《道德的理想主義》¸民七十一年¸第二O六頁至二一九頁。其實黑格爾的民族精神概念亦可以此義說之。

 

Copyright ©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中文首頁 回英文首頁 本會網頁概覽 本會網頁每月通訊 人文哲學論壇

關於本會:本會介紹 本會的採訪和報導 本會最新消息 本會網相互連結 本會幹事及友好聯繫 本會出版書刊
 本會主辦哲學研討會 索取人文及入會方法

哲學一般:哲學淺說 哲學家語錄 哲學網路聯繫 哲學網頁介紹 哲學軟件庫 網路哲學文選 網路宗哲文選

華語哲學界:香港哲學界消息速遞 其他哲學界消息速遞 香港哲學界資訊 香港哲學家檔案 中國哲學界資訊
   台灣哲學界資訊

網上哲學經典:網上先秦哲學經典 網上兩漢哲學經典 網上魏晉哲學經典 網上隋唐哲學經典 網上宋明哲學經典

人文月刊:
人文月刊 人文月刊哲學論文文庫 人文月刊哲學基礎文選 人文月刊 時事評論文選
 人文月刊學術交流區 人文月刊本會討論文選 人文月刊綜合索引

哲學資料庫:
杜保瑞哲學論著選 皕雁齙Х袢蛑 劉桂標哲學論著選 哲思雜誌文存 網上中文哲學論文索引
 網上香港哲學論文索引 宋明理學專頁 心靈哲學專頁

本會網頁留言板 本會電郵 : hkshp@gra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