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文文庫】

龔自珍和《己亥雜詩》

方世豪(香港人文學會會長、新亞研究所哲學組博士)

內容介紹

龔自珍(1792-1841)號定庵,浙江仁和人,近代著名思想家、詩人,出身書香官宦門第,有文才和識見。有澄清天下、革故鼎新的抱負,可惜身處晚清時期,仕途多,不能一展抱負。柳亞子譽為「三百年來第一流」。《己亥雜詩》共315首,都是七絕,是龔自珍辭官返家那一年內所寫,可說是對自己前半生作一小總結。其中有不少名句,如: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毫霜擲罷倚天寒,任作淋漓淡墨看。」

「少年擊劍更吹簫,劍氣簫心一例消。」

「一事平生無齮齕,但開風氣不為師。」

「九州生氣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本文會介紹龔自珍其人和他的詩作。

落紅

內文摘錄:

三、龔自珍學術上的轉變

社會上的客觀現實,不斷衝擊龔自珍。他看到鴉片煙的災禍,越來越嚴重。鴉片入侵,引起白銀外流,農村破產,吏治腐敗。東南沿海地區,西方列強環。西北邊疆,形勢也。這些怵目驚心的事實,不能不深深覺得天朝盛世,已是一去不返。龔自珍以過人的洞察力,看到問題所在,在《乙丙之際箸議第九》指出:

「衰者,左無才相,右無才史,閫()無才將,(音場)序無才士,隴無才民,廛無才工,衢無才商則百不才督之縛之,以至於之。然而起視其亂亦竟不遠矣。」

即是當時就是衰,朝廷中左面沒有宰相人才,右面沒有歷史人才,軍事沒有大將人才,學校沒有教學人才,田地中沒有農民人才,市集中沒有工人人才,道路中沒有商業人才,只是由很多沒有才能的人束縛人民,甚至殺戮人民。所以龔自珍審視世情,認為禍亂不遠了。

整個朝廷都沒有人才,這就是衰、亂世的現象。龔自珍又從幾個方面,說出清朝制度的不合理。

第一,讀書人讀書內容和治理政策分離。

第二,以權貴資格抑制人才。

第三,一人專斷,大臣無權。

第四,士大夫無恥。

另外,龔自珍又論述到當時學術情況,科舉考試制度不合理。又討論了西域形勢之危險,西洋船艦入侵的頻繁等問題。以上幾方面,都觸及清朝政治上的痛處,或社會上的隱患。

龔自珍本來仍然希望清朝統治者能夠發奮圖強,所以想為清朝開出一系列國的良方。謙稱「何敢自矜醫國手,藥方只販古時丹。」(四四)龔自珍提出建議,例如:保持天下之士之羞恥心,破格錄用人才,使大臣有職有權等等。龔自珍又大聲疾呼,揭示財富懸殊的災禍。由龔自珍筆鋒犀利的政治文章,說出了清朝的病患,說出當時人所不敢說的。這些文章使到不少仍然清醒的士大夫、知識分子,受到激勵,深感震動,潛心思考國家社會的去向。清代士大夫、知識分子議論時政的一代風氣,正是由這開始。故龔自珍說:「一事平生無齮齕,但開風氣不為師。」(一零四)

乾嘉之際出現的經學公羊學派,原本是清代經學的一個分支,最初只是純學術性的,並不包含有變革現實政治的內容。由經學家孔廣森到劉逢祿,都是作傳統的研究。可是清代公羊學到了龔自珍手中,就從本質上發生變化。龔自珍曾經說:

「昨日相逢劉禮部,高言大句快無加。從君燒盡蟲魚學,甘作東京買餅家。」(雜詩,己卯自春徂夏在京師作,得十有四首》)(昨天和劉逢祿相逢,聽到見識卓越的話,痛快無限。我跟從他放棄考據蟲魚之學,甘心做京師的公羊家學者。)

龔自珍說自己深受劉逢祿的影響,但其實龔自珍自己比這些公羊學的前輩,想得更多,看得更遠,走得更前,立場也有很大的不同。龔自珍認為要重新發掘評價公羊經學,不應該只是為了復古、恢復漢儒的學問。龔自珍其實是想借公羊經學,改革當前的政治。所以龔自珍恢復公羊古義的目的,其實在於革新政治。這種轉變,和傳統考據蟲魚之學的漢學家有所不同,也和純粹研究公羊經學的學者,大異其趣。

龔自珍利用西漢今文學家提倡的「微言大義」,通過公羊經學,托古改制,使自己的變革主張,在經學的庇蔭下,可以順利提出。換言之,龔自珍把經學化為維新變法的政治主張,這是清代公羊學研究的一種質變。開創於龔自珍,而發揚於康有為等人。這是龔自珍對清代經學的一大影響。

閱讀全文,請訂閱人文學會Patreon。連結為:

https://www.patreon.com/hksh

前往現代人文文庫:

http://www.hksh.site/modernhumanities.html

前往人文臉書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