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hksh.site

《人文》二00七年十一月第一六七期

人文論壇

用普通話教中文科更好嗎?

方世豪

  政府又想作出教學語言的改革了。政府對教學語言其實沒有甚麼理念,每推出一種語言,總能找出一些理由支持,又可以常常改變。一定要常常改變,那麼,甚麼語常會啊,教統局啊,課程發展啊,考試局啊等部門的高官們才可以有工作做,不至於白支那麼高薪。一時是支持母語(廣東話),一時支持英語,一時又說要用普通話。根據明報報道,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建議語文基金撥出逾2億元,下學年起分階段於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香港的家長們一向最贊成的,是用英語教學,而且是教除中文科外所有科目。因為他們的目的是想子女學習英語。這是很崇洋的表現,以為只要學到英語,就甚麼問題也沒有了。把整個學習重心放在英語上,很違背教育理想。這己不用再說了。現在語常會的建議影響沒有那麼大,因為只是討論中文科的教學語言,不是所有科目,建議用普通話教中文科,而不是用母語。相信這又是很多家長贊成的建議,現在的爭論好像又只剩下是否有足夠合資格教師的問題。家長贊成的理由是,學普通話好,學好普通話,對將來的就業升學發展有利。中國的經濟影響力,在世界舉足輕重,學好普通話對個人及國家的經濟發展都非常有利。另外,有一個很多人支持的理由,也是語常會重點推介的理由,就是用普通話學中文,會提高中文能力,學中文會學得更好。

  學好普通話當然好,就好像學好英語一樣,總會有用,雖然是功利了一點,讀書的目的本不應以功利為出發點,但學好一種語言是沒有人反對的。但學好普通話和用普通話做教學語言,是不同的。就好像學英語和用英語做教學語言一樣。教學語言是工具,用來達到學習該科目的目的。所以學好普通話一定好,但不一定是用作教學語言,這已是不用爭論的。如果以學習中文為目的,用普通話學習是否更好,這才是現在討論的焦點。即是用普通話教中文是否能提高學生中國語文的水準問題。而所謂中國語文能力,其實是指讀寫中國語文的能力,因為聽講中文的廣東話是母語,能力應沒有問題。即是用普通話教學會否提高學生的讀寫中文能力的問題。

  根據我個人經驗,學習一種語文,要聽講得好,最重要的是語言環境。如果在英國生活,要學懂聽講問題不大,因為你生活在那堙A自然要常常聽和講。聽和講得多,自然很快就懂。在香港的困難,是沒有學習聽講的語言環境,因為日常生活是說母語的,不必用英語,只有在學校生硬地製造的英語環境學習,那些對象其實都是說母語的人,自然倍感困難。所以問題關鍵是如果真能夠有一個環境讓你多聽多講,自然就會。這是不二法門。那麼學習讀寫也是一樣,只要多讀多寫,自然就學到。我個人的經驗也是如此,只要大量閱讀閱優秀的中文作品,自然就學到良好的讀寫中文能力。今天的學生讀寫中文的能力偏弱,是因為閱讀得太少。今天科技進步,娛樂媒體增加,學生都喜歡打遊戲機,上網,看電視、電影、動畫、漫畫,全都是影像、圖像,文字不是主要媒體。所看最多字的東西是八卦雜誌,那些雜誌很多時用廣東話入文,學生學到的便是廣東話式的文字。閱讀優秀作品太少,讀寫中文能力自然就弱。所以多讀優秀作品才是提高中文讀寫能力的不二法門。

  現在則說用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就可以提高中文的讀寫能力。用普通話教學當然可以學懂多些普通話,因為多了一些機會聽和講。但是否懂普通話和中文的讀寫能力是否有大關係呢?中華大地有很多懂得聽和講普通話的人,因為那是他們的母語,但有些聽和講得很好普通話的人不能讀和寫中文,有更多是讀和寫中文能力不高的人。而在廣東話是母語的地區,例如在香港,也有很多讀和寫中文很好的人,但他們並不是都懂普通話的。由此可見,能聽和講普通話和好的中文讀寫能力,並沒有必然關係,或者說沒有很重要的影響。

  但普通話教學也不是對學習中文完全沒有好的影響,僅有的關連是學普通話的過程中,要多讀中文句子,和多組織白話文式的句子,即所謂多做句。能夠有機會多做句子,等如多做練習,對寫中文句子自然有些好影響。但這影響其實並不很大,如有機會多讀多寫,多讀一兩本書,很容易便會做得更好。所以,根據語常會的研究結果,普通話對成績差的學生影響較大,對成績好的學生則影響不大,我相信就是這原因。

  能多做句子,當然有好處,但學習中文,學做句子只是其中一個環節,還有很多其他內容要學的。讀寫中文的能力也包括理解內容,上課時用母語了解老師所講的內容,無論如何也較非母語容易。理解內容我認為是最重要的。中文科學習的,其實不只是中國語文,也肩負有學習中國文化的重任,所以如何理解內容是很重要的。而我認為用母語來講解和接收是最有效的,最直接的,沒有比母語更直接,更好的語言了。所以我以為,如果學習中國語文科,是學習中國文化的話,是以內容為主的話,則應用母語教學,而不是用非母語的普通話。

  我希望教育政策的負責人是真心的為了讓學生多學點中國文化而努力,而非只是政治上追求接近當權者,或者是追近商業經濟潮流,而強要推行普通話,用普通話作教學語言。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