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 王船山易學與氣論並重的形上學進路

 

第二節:

卦象固有理數必然的周易象數觀

 

本節綱要:

一:卦象固有於易

二:陰陽爻的象數學基礎

三:由河圖說卦象的理論建構

四:六十四卦形成的重爻理論

 

  「卦象固有、理數必然的周易象數觀。」是指船山對於周易象數與易學天道

論關係的看法,船山認為周易卦象是天道固有之象,故而此象可說天道原理,而

周易理數是聖人則於天道的必然演繹關係系統,故可由其必然性關係以說其象,

再進而說天道者。本節即將處理船山由易學術語系統的卦象發生發展原則,以建

立其易學進路的儒家形上學思想的問題。由於船山是以易學中卦象發生的理數結

構為天道本然之情狀,因而易理是天道的唯一真確的說明體系,因而經船山解釋

下的天道理數之本然情狀,將可作為船山攻擊他教天道觀的理論基礎。本節將著

重在船山如何演繹此一天道固有的卦象建構過程。此一卦象之建構,即藉卦象之

理說天道的架構,此一架構即天道作用中的必然圖式,即指由易學形上學觀點以

說明大化流行的作用,而此作用則必然地在此架構之中之義。

 

  周易作為卜筮之書的原貌,是以六十四卦及每卦六爻的卦爻辭提供占筮者以

為求占的基圖,但是包括易傳作者的所有易學家都會去處理六十四卦如何形成的

問題,並且把這個問題的解答當作是卦爻辭之所以是如此的解答,更進而在這個

求解的架構中,周易經文成為易學哲學家藉以勾劃天道理論的解讀原典,易<繫

辭傳>是這個工程的起點,它也稱職地說明了一整套易理原則的內容,也在<繫

辭傳>中明確地把易理的天道哲學建立在一個由太極、兩儀、四象、八卦以至六

十四卦的表達架構堙A於是,作為占卜之作的周易經文,由於易傳的加入,周易

一書成為了講天道原理的著作,並且以周易特有的理、象、數的方式來表達,理

是天道的原則,它先從天道的高度說出了世界的發生發展與結構的原理,也決定

了藉以表現天道的六十四卦的意義及圖式。象是卦象的面貌,說明了一卦之為何

象此,及卦與卦間之象與象的關係的道理,以及全體卦象之如何表現之道理,因

而說出天道的表現徵象。數在理與象的原理中扮演著程式的角色,因為易理之卦

象是以數的關係而形成與發展著的,可以說易之理與象都是存在於數的結構中才

能伴隨著而有義理化及圖式化的發展,而且當卦爻之象辭已成,占卜之進行,也

全是數的推算才有的,於是數又成為易學天道論的各範疇間之關係原理,而關連

著天道與人事及卦象與卦理。

 

  當周易全書因經傳合出之後,其原來的卜筮角色便已提升為一套綰合天道論

、人倫思想及社會政治哲學的作品了,而其中藉以說此的理論進路「理、象、數

」三途,便成為接著易道之理不斷發展的中國易學家重構、創新的思維泉源,而

易學之學理的發展,便在各家如何扣合易傳原典的經文,且匯集在對於八卦及六

十四卦的表現型式中,各自講述其對易道中理、象、數的義理,而發展著易學形

上學的理論。然而,在長遠的中國易學史發展過程中,因解易之故,隨著表達知

識方式的推進,後來的易學家,又發揚了以圖表的方式,來說明易理,結合理象

數的進路,以理象數圖的結構變化發展為進行的方式,而表述出一套由理象數圖

共構成形的天道變化及運行之理出來。(註一)本文要處理的船山的周易哲學,

就是要談在周易哲理之中,船山如何架構出八卦及六十四卦形成的天道原理,在

這堙A天道有理、有數、有象、有圖,此四者是中國易學哲學中所使用的描述天

道運行中的基本分析範疇,同時也是船山進行易學天道理論的分析範疇。以下將

分四點說明:一:卦象固有於易。二:陰陽爻的象數學基礎。三:由河圖說卦象

的理論建構。四:六十四卦形成的重爻理論。  

 

一:卦象固有於易

 

  論於「卦象固有於易」者,乃以周易卦象系統的表述結構,是易學天道論中

之天道本有者,此說在形上學理論中的意義在於:「對於整體存在界的認識,它

固有著一套卦象的存在結構。」,而在易學理論中的意義則為:「從易學概念範

疇來說天道之時,天道固有著一套卦象的表達架構。」,船山言:

 

   「易有太極,固有之也,同有之也,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生八卦固有

 之則生,同有之則俱生矣,故曰是生,是生者立於此而生。」(註二)

 

  文中說於太極、兩儀、四象、八卦者,皆為周易的卦象系統中事,然其既同

有又固有於易,其為同有者,是太極渾淪的氣化宇宙論觀念中事,本章第四節將

論之。其為固有者,是本節要強調的觀念。固然性的意義在於,象是天地之自然

情狀,是天地萬物之所在的整體存在界之固有之象,找出此象並說出此象,這是

易學思維的特徵,易學哲學本身即是一套象的思維方式及象的表達系統,因此得

其象者當然是得其天道固有之象者,我們無法再以理論證其為何為固然,但是可

以以理論落實地說明此固然卦象在天地萬物的發用情狀,即本章第四節將說明的

大化流行論者。

 

  得其象者之後,以數說之,數是象的模繪,而象中現理,故以理說象,數又

是理的言說形式,數綰合象與理,表出卦象與卦理,而以占筮求之之時,揲蓍之

法仍以數為之,揲蓍之數仍為象與理的說明形式。故此固然實為實然,是天地之

實象之以象狀之、以理述之、以數紀之。船山言:

 

         「由理之固然者而言,則陰陽交易之理而成象,象成而數之以得數,由人

         之占易者而言,則積數以成象,象成而陰陽交易之理在焉,象者理之所自

         著也,故卦也爻也變也辭也皆象之所生也,非象則無以見易,然則舍六畫

         奇耦往來應違之象以言易,其失明矣。」(註三)

 

  說其固然即表示船山要說明的周易象數觀是天地之情狀的本然描述,周易象

數之可以為天道之本然情狀者,當在其象數理論與天道論之合匯之處,然而周易

本就是彌綸天地之道的著作,船山要說明的是這個固然之象數觀的固然內涵,即

其由「河圖」說八卦及六十四卦之出現之必然理數原理者,及其由「參天兩地」

以說明陰陽爻之出現者,而周易象數是「卦象固有、理數必然」者,便成了船山

周易象數學的先在規定了。此一規定義在天道論言,是「由理之固然者而言,則

陰陽交易之理而成象,象成而數之以得數。」。關於陰陽交易之作用情狀船山述

之於由河圖以生三爻畫的八卦理論中,當然這是把大化的作用,以象數的徵象系

統表述,而由河圖之數學架構中,說出其中有象之出現,則此象者,由點數以成

之畫象也,象本由點之數所成之畫象而象徵地說其為象,故象成而數之則有數,

這是由卦象發生之天道論側面言。若由揲蓍之法而言者,則先由數之演算而以陰

陽爻象紀之,象成而由象所徵顯之六爻卦象之理即在。不論三爻象或六爻象,都

直接與易學天道原理相接通,三爻卦則象徵八卦之象,八卦象是天地自然情狀之

象,六爻卦是六十四卦之象,六十四卦是易學天道變化至人事發用的原理,因此

這個由河圖而來的象與數的系統所徵顯之所有卦的、爻的、變的、辭的之諸事,

都是因象之有而言者,所以易學原理中的象的原理,是易道的一個根本原理,是

易學原理的展現系統,易學之表述皆因象而有,故捨象無易,象者易學理數中固

有之事者也。固有是固有於天道,當它以河圖之數表之之時,則又是在於河圖中

的理數之必然者。船山又言:

 

   「以筮言之,則由三變以得一畫以為初,漸積至十八變而成卦,疑初為始

而上為終,然卦者天地固有之化,萬物固有之理,人事固有之情,筮而遇之則占

存焉,非因筮而後有卦也。」(註四)

 

  「卦象固有、理數必然之象數觀。」是固然於卦象原理者,而非固然於占筮

原理者,占筮之中計數而後得象,象合於卦而知其理,然而卦象與卦理卻有著本

來固然之同一關係在者,即其言「卦者天地固有之化,萬物固有之理,人事固有

之情。」者,卦者即卦象及其理數之說明者,固然是易道的表現固(本)在於此

,這是聖人作易畫象時的本然規定,聖人即在象中要說明天道本然情狀,象之自

身之發展關係有於河圖中的必然演繹性在,但象的解說系統是說著天道的固然之

情之事則是聖人的先在規定,聖人以象表出一個天道人事的解說系統之後,易之

全體就在象中,其言曰:

 

   「非象無彖,非彖無爻,非彖與爻無辭,則大象彖爻辭占皆不離乎所畫之

   象,易之全體在象明矣。邵子曰:畫前有易,不知指何者為畫前也,有太

   極即有兩儀,兩儀即可畫之象矣。」(註五)

 

  象是全體地表述天地人事之道的表述系統,所以對於周易之學的認識過程中

不能略去象的這一部份,象就是卦爻象系統,它從河圖中言是一個必然演繹的系

統,而河圖是聖人則以畫象的依據,由河圖繪卦象是一個必然過程而已,尚不足

以在經驗上落實其固然之理者,說其具體經驗者則要在船山言於乾坤並建錯綜為

象的大化流行論中,從氣化宇宙論的觀點中才能讓理數固然的象數觀之所以固然

之原理予以落實。此處只先說出船山以周易象數即描繪天地萬象的本然情狀之表

述系統者,而周易象數既然作為天地情狀的固然之理,則其必有一理數必然的有

體系性的內在關係者,此即其由陰陽爻以至六十四卦的整個象數學系統以說者,

以下續論之。

 

二:陰陽爻的象數學基礎

 

  整套的卦象是一個固有的天道徵象系統,然而卦象系統內的理數關係者,便

是一套必然的數理系統,這一套必然的數理系統,船山是以河圖之象數來說它的

,當然,河圖之必然性為何仍是問題,然而此一問題則即如整套卦象之為固有者

的問題一樣,船山之解,不過依於:「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如此而已

,河圖本就是聖人則圖以畫象的依據,卦象本就是天道固有之象,此二者船山易

學哲學的先在規定也,本身之前提無法再究,究者究其內容說明而已。內容者從

陰陽爻之出現以至六十四卦之繪成的理數必然之推演者。以下即先從陰陽爻之繪

出而說之,陰陽爻乃依數之必然而成,是依天地之象之數而作,從船山的周易象

數觀中言,自陰陽爻的出現開始,易學就一直是天道理數必然之狀的理論建構體

系。

 

  從天道的角度說明易理的形成應由太極說起,但是太極概念在易學哲學中同

時是易道本體論的概念,又是整個形上學問題的概念,而船山則多於氣論中討論

,因此關於太極概念的討論我們將在下節及下章論「氣論」時再一併處理。不過

,即於船山說河圖理論而言,則整個的河圖之象,即是太極概念的代表,河圖全

體是太極,這是船山「太極渾淪」概念下的必然結論。

 

  至於就卦象之理而言,構造卦象的基礎在爻的形成,爻的基本性質是畫,畫

以象而有別,畫象的基本型只有兩種,即為陰爻象與陽爻象,此二爻終因易理的

推進而組合成六十四卦的卦象出來,因此它的自身意義便為易道言卦象之理這一

部份的基礎,關於如何形成陰陽兩爻象的道理,船山把它放在解說「參天兩地」

的<易傳>文義上來說明。《周易內傳》中有言:

 

A 「奇耦之畫,函三於一,純乎奇而為六陽之卦,以成乎至健;於三得二,

  純乎耦,而為六陰之卦,以成乎大順。奇耦至純至足於兩閒,故乾坤並建

  而統易,其象然、其數然、其德然,卦畫之所設,乃固然之大用也。」(

  註六)

 

B 「六合之全體皆天也,所謂大圜也,故以數數之,則徑一圍三而一函三,

  地有形有氣,在天之中,以相淪洽,而有所不至,則缺其一而為二,奇畫

  中實,偶畫中虛,其象也倚任也,天地之理氣不可以象,象故任數以為之

  象,參兩云者,聖人參之兩之也,天地渾淪之體,合言之則一,分言之則

  二,聖人以其盈虛而擬天之數以三,地之數以二,卦畫之奇陽偶陰,既明

  著其象,而揲筮之法用九用六,四其九而三十六,四其六而二十四,陽十

  二其三,陰十二其二,一以參兩之法行之,數可任而象可立,道因以著,

  蓋人事之得失、吉凶,惟所用之盈虛有當有否,故數可倚之以見道。」(

  註七)

 

  前引文中所言「函三於一,純乎奇...於三得二,純乎耦。」的一段話,

是船山說明陰陽爻義理的重要術語,全文則為討論乾坤兩卦由象數上的實然而得

之卦德上的應然,再轉出言兩卦為易道卦畫之天道本然之情狀者。其中言陰陽兩

爻象的象數義理要在後文中才能明晰。由後引文之意義來看,船山是藉天象及地

象來象徵地成立陰陽爻的認識與繪製的。天地之象不能直接入畫,故藉數的方式

來表現,從而發現以三說天,以二說地,正好能夠象徵天地形氣之實虛的特徵,

也能藉而表現出天道的義理出來,故即以「參天兩地」之實虛意義來繪製陰陽爻

之畫象,而畫象成。

 

  在我們解讀船山的陰陽爻概念時,他早期作品中,我們又見《周易稗疏》中

有兩段文字是談到這個問題的。其一在解說<繫辭傳>中言: 

 

        「一奇也,陽爻之畫〞──〞 也,二隅也,陰爻之畫〞--〞 也,即所

  謂天一地二也。」(註八)

 

其二在解說<說卦傳>中言:「『參天兩地』」文句時說:

 

        「三二者本數也,參兩者參之兩之,從而分析以數之也。天本無三,地亦

        非二,以形言之,天包地外,天大而地小,以氣言之,陽盈而陰虛,地得

        天三分之二,故謂之二,由地之二而見天之三,此聖人所以以三數天以二

        數地,而為九、為六、為三十六、為二十四、為二百一十六、為百四十四

        ,皆倚此以立也。其畫之為象,則陰爻 -- 三分而缺其一,陽則兼有二而

       實其中,以成乎三,其畫 ─ 所謂以一函三亦函地二,而更盈其一也。聖

        人因陰陽已然之跡以起數,而非天地之有數,參之兩之者人也,故數不可

        以窮神,而術者知數而不知數之所自起,宜其徒亂天地之常也。」(註九

        )

 

  前文以天一地二說陰陽,後文以天三地四說陰陽,姑不論孰是,都顯示了船

山要以數說爻的努力,依其晚年在《內傳》所作之說,前引二文中應以後文為船

山建立陰陽二爻的由數形成之說法的重點。並且藉此把陰陽爻之數的意義凸顯,

以配合天地之數的說法,而能進一步結合到八卦起源於河圖的說法中。簡言之,

關於最基本的陰陽爻義是:天為陽,地為陰,天以三為數,地以二為數,完整的

一爻為三個單位所組成,陽爻中實,陰爻中虛,陽一函三,陰三缺一,故於陰陽

之象中,陽為:" ── " ,陰為:" -- " 。船山以此解說陰陽二爻之象之

形成原理。是故,陰陽爻象之基本義涵為奇偶數之別。而且,若聯接到形上學的

觀念中時,奇為中實之陽氣,偶為中虛之陰氣者,假藉天地形氣之象而以數表之

。《內傳》中又言:

 

   「陽曰天,陰曰地,奇數陽也,偶數陰也,...以陰陽之本體而言之,

   一二而已矣,專而直者可命為一,翕而闢者可命為二,陽盈而陰虛,陽一

   函三而陰得其二,...」(註十)

 

  就船山解讀<繫辭傳>中天地之數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十而言,它們在易學卦理上的重要意義,與其說是一到十之數,不如說他們只

是奇偶之性而已,奇偶之數中,奇者為天數,偶者為地數,而就陰陽爻之爻義而

言,奇數為陽爻,其性一函三,中實,一者全體,全體之數以三計,一函三者全

體之數皆在。偶數為陰爻,其性三函二,中虛,全體之數三,只有其二,三函二

,中虛。因此,陰陽爻基本上是一種畫象,每一象都由三個單位組成,假藉天地

之象的參天兩地,來說明陽畫象之以一函三及陰畫象的以三函二,而在對應於天

地之數的搭配上,所有奇位之數以陽畫象釋之,偶位數以陰畫象釋之。這便是船

山卦理中的陰陽爻之象數學上的義理。

 

  「陰、陽」作為二爻象的辭義時,它是屬於這個畫象的術語,而「陰、陽」

作為形上學理論中的概念時,它的義涵就更廣闊了。有「理」義、有「性」義、

有「氣」義等等,如果我們認為一位中國哲學的思想家,當他具備了易學的基礎

而要來談形上思想時,尤其是在宋明儒學家的範例中言,那麼,他在形上思想中

解釋「陰、陽」概念,應該和他在易學之卦理中解釋「陰、陽」概念有其一致性

的話,那麼,以船山的例子而言,我們就必須檢視他能否將兩種進路的理論統一

起來。簡言之,他在易學之卦理中所談的「陰、陽」概念,基本上是一種「數」

的進路,而他的形上思想,一言以蔽之,是「氣化的形上學」架構,兩者是否能

融通一致,這是一個有重要意義的問題,就此而言,我們說卦象系統是天道的抽

象架構,而氣化世界觀則是天道的具體落實性的說明原理。因此陰陽爻的數的解

說進路,是在周易象數觀的內在關係性原理中說的抽象法則,它是必然,故是抽

象,是抽象的必然性天道架構。而陰陽爻以氣說時,它是處理具體的大化流行之

情狀,這是經驗上的實然之事,此事不能必然地掌握,因為天道作用陰陽不測,

故必以筮法占之,而占中有人謀鬼謀且必用之以道,故以氣論進路論述之陰陽二

氣義者,及以象進路論述之陰陽爻象者,兩說之角度不同,故而一以必然之數說

之,一以不測之氣說之。它們不同,卻也不矛盾。

 

三:由河圖說卦象的理論建構

 

  船山對於三畫卦的八卦之製作,最明確的意見是:伏羲依河圖作八卦乃天地

自然現象的必然定理。此處即將說明船山以河圖之點所成之「數」,與數的不同

位置所成之「象」的對待關係,來結構出三畫卦的八卦之形成原理。

 

  三畫卦的形成問題,基本上就是八卦象的繪製原理的問題,陰陽爻還只是未

落實的畫象的觀念,它的作用還要在卦象中才明確起來。三畫卦的八個卦象,在

易學理論中是周易六十四卦的基礎,如何將六十四卦處理成天道發用的架構,都

要在八卦中說明。船山對八卦的說明,是以由數組成的河圖之象來結構它,是一

個基於數與象的關係而描繪天道架構的理論進路。船山晚年所作的<周易內傳發

例>一文,已是其定見,其言: 

 

        「傳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而河圖者聖人作易畫卦之所取,

        則孔子明言之矣。八卦之奇偶配合,必即河圖之象。聖人會其通,盡其變

        ,以紀天地之化理也明甚。...至於因圖以畫卦,則以肖天地風雷水火

        山澤之全體大用,該而存焉。圖之象,皆可摩盪以成象,圖之數,皆可分

         合以為數。而五位五十有五,參伍錯綜而後八卦以成,故圖者卦之全體,

        ...卦與筮,理數具足於圖中,...聖人則圖以畫卦,八卦在而六十

        四卦亦在焉,...是知聖人則河圖以畫卦,非徒八卦然也,六十四卦皆

        河圖所有之成象摩盪而成者,故曰聖人則之。」(註十一)

 

  本文宗旨在於指出船山以河圖為八卦之繪製原理,意即謂河圖中由點數之成

串、由串位之對待關係所構成的圖象,正是周易象數理論中八卦之卦象及卦理之

來源,而河圖所能構成的八個卦象,則正是要模肖「天地風雷水火山澤」之八種

基本天地之象。而由河圖來構作八卦的方式,是「象之摩盪與數之分合」的方式

,即分倨於圖象五位之處,所各有的兩個由點串所顯現的「數」,其得以數的義

涵而進行分分合合之組合,也同時有以此「數」之奇偶性而轉出的陰陽爻「象」

的「氣」的義涵互相摩盪而組合。組合是基於不同「位」之組合,組合而成後則

為象之意義,因此八卦之象得由此出。而這是八卦之象由理數必然之河圖中演繹

而出的,然而卦象本固有於天道,故而此象得說天道,而此象又得基於氣化宇宙

論的原理,而為氣的表現型,因而可在象的氣身分上說其彼此摩盪而有交變之情

狀。

 

  船山建構八卦由數說象的理論進行方式,是先立基於《繫辭上傳》第九章言

天地之數一段文字中,藉天數一三五七九共二十五,及地數二四六八十共三十,

兩者合為五十五之天地之數來說明天地變化之道。首先,船山以這五十有五的天

地之數即是繫辭所言河圖之依據,河圖以一六、二七、三八、四九、五十,分倨

上下左右中五位,而由其中的七五一而得乾,六十二而得坤,八三十而得坎,九

四五而得離,一三二而得兌,二四一而得艮,九六八而得震,八七九而得巽。此

時,河圖中之一至十之數,當它們以每三個數字組合成一個數組時,便是一個三

畫之卦象,因此其在卦象上的意義變成是數之奇偶性所代表之陰陽象,當一數之

陰陽象形成,則隨著三數之組合而三畫之三爻卦的卦象也形成了,於是八卦成焉

 

  這堙A周易八卦以河圖天地之數而出現,八卦之象在圖中產生,圖是天地之

道的必然之數所構成,故而八卦之象便是天地固有之象,周易冒天地之道的說明

方式即是以天地基本的三畫卦的八卦方式來說明的,這八個三爻卦分別象徵了天

地之間最基本的八種天地自然之象,即是天地山澤風雷水火。故而八卦象是天地

固有之象,而由八卦演為六十四卦的過程則是人事之道在進行於其中的,其有必

然性,但也有人事作用之意義在,是說這個六十四卦的演繹,同時指涉了人事的

規定,是把人事往來之理,仍由必然象數系統來規定之。不過它必然地隱含在河

圖天地之數與象中,則仍是不可置疑之事。

 

  船山關於由河圖成八卦之論點,自其早年作《周易稗疏》一書起,意見已定

,其後在《思問錄》及《周易內傳》中皆有發揮,因內容繁瑣,我們先引《易傳

》原文,再全引其文於後,易《繫辭上傳》第九章言: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

         數五﹐地數 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

         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

 

船山於《周易稗疏》言:

 

         A「五十有五河圖之畫也,天地謂陰陽也,成變化言乾坤六子所由成也,乾

           之化為巽離兌,坤之變為震坎艮,...天之一三五七九,地之二四六八

           十,從其用而言也,合則中實而奇,分則中虛而偶,奇者大而見少,偶者

           小而見多,地之三十以分見多其實則少於天三之一也。相得一六、二七、

           三八、四九、五十,相與以得,位各有合者,越其位而合三為一卦也。一

           五七合而為乾,二十六合而為坤,三十八合為坎,四五九合而為離,一三

           二合而為兌,二四一合而為艮,九六八合而為震,八七九合而為巽,因其

           合之象而定其位,通其氣,相薄不相射,以成變化,而天地所以吉凶生死

           乎萬物者行焉,此聖人所以因河圖而畫八卦。」(註十二)

 

船山於《周易內傳》中言:

 

         B「天一至地十,...此言八卦之畫肇於河圖,...五十有五,河圖垂

           象之數也,陽曰天,陰曰地,奇數陽也,偶數陰也,...天垂象於河圖

           ,人乃見其數之五十有五,陽二十五,而陰三十,各以類聚而分五位,聖

           人乃以知陰陽聚散之用,雖無心於斟酌,而分合之妙必定於五位之類聚,

           不溢不缺以不亂,遂於其得而有合者,以類相從以幾相應,而知其為天地

           雷風水火山澤之象,則八卦之畫興焉。因七五一而畫乾,因六十二而畫坤

           ,天道下施為五為七,以行於地中,地道上行為十為六,以交乎天位,乾

           止於一不至於極北,坤止於二不至於極南,上下之分所謂天地定位也,陽

           盛散布於上,至下而聚,所謂其動也直也,陰氣聚於上,方與陽交於中,

           而極其所散,所謂動也闢也。因左八三十而畫坎,因右九四五而畫離,離

           位乎東不至乎西,坎位乎西不至乎東,五與十相函以止而不相踰,所謂水

            火不相射也。因一三二而畫為兌,因二四一而畫為艮,一二互用參三四而

            成艮兌,所謂山澤通氣也,山澤者天地之中最為聚而見少者也,少者少也

           ,甫散而非其氣之周布者也,少者在內,雷風水火之所保也。因九六八而

           畫為震,因八七九而畫為巽,八九互用參六七而成震巽,所謂雷風相薄也

           ,馳逐於外也,雷風者陰陽之氣,動極而欲散者也,故因其散而見多也,

           多者老也,氣之不復聚,而且散以無餘者也,老者居外以周營於天地之閒

           也。八卦畫而六十四卦皆由此以配合焉,其陰陽之互用以成象者變化也。

           其一屈一伸為聚為散或見盈而或見詘者鬼神也。此天地之所以行大用而妙

           於不測也。聖人始因河圖之象而數其數,乃因其數之合而相得以成三爻之

           位者,著其象故八卦畫而易之體立焉,...然則河圖者八卦之所自出,

           燦然眉列,易有明文,圖有顯象。(註十三)

 

  船山說明八卦出於河圖之根據,依其自己所言,是在<繫辭上傳>言天一地

二章及河出圖洛出書章中,故其言:「傳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而

河圖者,聖人作易畫卦之所取,則孔子明言之矣。」。顯見船山是以《易傳》<

繫辭>之文以證其易學理論。然繫辭是否為孔子所作,是有爭議的,一般而論,

皆以繫辭等十傳為孔門弟子的集體創作,因而包含了春秋以後至戰國時期的各家

思想的成份,此章言天地之數之言,即其中較有可能受到它家之觀念影響者。因

此我們只能說,這是船山企圖以天地之數及河圖理論來說明八卦之造作方式,船

山可以以自己的智慧來造作八卦成立的說法,我們只對這種說法進行理解,並檢

討這套說法所帶來連串的理論辯爭之效力,至於船山所舉證的聖人之說的依據,

我們只能擱置一旁,不予肯定。

 

  從本節第一段的討論進行到這堙A我們可以說:船山的「陰陽」概念,在其

易學知識系統中,最基本的身份是奇偶之符號,故而是數的概念,這是因為船山

以河圖為八卦之來源,而河圖乃以數成圖,其由一至十之數字排列成為河圖,數

與數間因排列位置的關係,船山則從中找出由三爻畫形成之八卦,實即由三個數

字形成八個三畫卦的各三爻,每一爻由數表之,數再轉換為奇偶,奇偶再轉換為

陰陽,三個數的組合轉變其意義成為陰陽爻組成的三爻卦,組合的方式則如前述

,組合過程的解釋則因為陰陽爻義之出現,而成為「氣化宇宙論」中的摩盪過程

。這樣的一種天道理論建構的方式,是先透過符號的出現,再結合經驗的觀察,

而藉由有體系化的表達系統,而使得知識得其出現。大約依象數而說理論的易學

知識領域都是這種形態的進路,我們從中可以學習的,是易學家構作結合符號與

真實世界的理論努力,以及在符號系統完成之後重新解釋經驗世界的效果,這個

過程中所反應的知識成立意義,就是易學思維特徵中的象與數的思維方式。

 

四:六十四卦形成的重爻理論

  

  六爻卦的形成理論要由三爻卦談起,一個六爻卦的形成原理建立之後,則六

十四卦的出現已為必然可致之事,船山對於六十四卦的形成理論,也有一個明確

的意見,它又是河圖理數的必然展示結果。這是本章不斷強調的理數必然之周易

象數觀的重點。而此處我們將說明的重點,是船山所認為的六十四卦系統中的六

畫卦之形成理論,簡言之,它是由三畫的八卦之每一爻個別地再加一爻而形成的

,而不是一般所謂兩個三畫卦之相重而得的,此即船山的「重爻觀」而非「重卦

觀」者。此一說法在卦象理論上的意義在於:三畫卦體之「體」乃有其在天象中

的必然性,因此使其天地人之三位有「位」的定性義,即此一「位體」,有其由

周易象數說天地存在之架構系統上的真實實在義,在說卦象發展的過程中,有其

基地性的地位,故而六畫卦只能是在原來的三位上作重爻的發展,而無所謂三畫

卦之重卦之理在,重者乃是爻之因體而用之道,非卦之疊累之義。因此八卦以天

地之象為名,以其在存在界中有定體之義,而六十四卦的卦名則多為人事之名,

以其非言天象之體,而為由體發用之人事作用現象者。

 

  船山認為:六十四卦的形成是一個天道的過程,而由揲蓍之法以求得一卦的

過程,是一個人謀與鬼謀共同合作的結果,從天道以至六十四卦是由八卦發展而

來的,發展原理是天地人三才之道以及兼三才而兩之的重爻之道而成的,六十四

卦是在三畫的八個卦之每一畫上各加一畫而成的,此為三才之道的因而重之,而

不是兩個三畫卦的兩兩相重,船山認為八卦之象為天地必然之象,是易道的體,

六十四卦是它的用,是象徵具體的天地萬事萬物,在易六畫而成卦的發展中,仍

然是一個天道的運行過程,故而仍是守著必然之理,此理即是以三畫之八卦為六

畫卦之一、三、五三位,而將陰陽爻依次加重於第二、四、六三位之中,因而使

得每一個三爻卦都能正好發展出八個六爻卦來,六畫象成,則六爻卦現,其數則

為六十四。

 

      依著此一方式,易道自河圖以數為圖,而由三數演成三畫,以組成八卦的方

式,是一種必然之圖象數的關係,因此能象徵天道施化的八種基本自然之象,同

時也是易道之體,即以此八種自然之象為推演天地萬事萬物的基礎,接著三畫卦

又依三位之才而兩之的方式,重為六位的六爻卦,此為其用。此一由體發用之推

演方式,是由河圖之中就已經必然地蘊涵了六畫卦的六十四卦系統。此後又因理

之所在,天下萬物無單陰孤陽而能存在之理,故而在六畫卦中必然是一位兩面、

隱顯互在的十二位具足之六陰六陽之一體。此一體依錯綜關係共有四型,或只錯

不綜而有兩型,而六十四卦系統成為三十六象的組合,而易道之理、象、數、圖

即依必然而且自然的方式組合在一起了。如其言:

 

       「初二地位,三四人位,五六天位。每位必重」(註十四)

 

       六爻之中有天人地三才之位,每位必重者,指其在體用關係上必須有因變動

之理而帶來的發展作用,故重者因其必然之數而發者,由其實然之體而有者,為

其應然之用而變者。船山言:

 

         「成列謂三畫具而已成乎卦體,...八卦具而天地之化跡具其中矣,因

         而重之者,因八卦之體仍不改,每畫演而為二,以具陰陽剛柔仁義之道也

         ,爻者效也,重三為六,則天地之化理人物之情事,所以成萬變而酬醡之

         道,皆呈效於其中矣。三畫者固然之體,六畫者當然而必然之用,...

         重一為二,合二於一也,故屯蒙以下五十六卦類以事理立名,明其切於用

         也,舊說以三畫之上復加三畫為重,...自別為一義,若以伏犧畫卦及

         筮者積次上生而成六爻者言之,則非內三畫遽成乎八卦,而別起外三畫以

         層絫之故,傳言參三才而兩之,合二爻而為一位也,重者一爻立而又重一

         爻也,故此於八卦言象,於重卦言爻,而屯蒙以下皆性情功效,爻之動幾

         非象也,則非一象列而又增三畫為一象,...初三五,八卦之本位,二

         四上,其重也,...重卦次序,於義不必有取,...蓋象成而後義見

         ,此方在經營成象之初,未嘗先立一義以命爻,易之所以以天治人而非以

         人測天也,故於八卦言象,而於重言爻,重卦但備爻以該三才之道,初不

         因象而設,爻備而復有象,象在爻後,則彖傳大象之說,取二體之德與象

         立義,自別為一理,...」(註十五)

 

       本文乃說明一個三爻畫的卦之所以發展為一個六爻畫的卦之原理,文中的發

揮皆以體用關係說之。而此一以重爻說六爻畫而非以重卦說六爻畫的原理既定,

則<大象傳>的說法自為別義,故其言:「則彖傳大象之說,取二體之德與象立

義,自別為一理。」。

 

  關於易學卦象之形成,船山由河圖以說之的內涵已表之如上,然而此套象數

發生的必然性系統,畢竟仍是抽象性的描述,當然此一抽象性的描述則又是固有

於易學天道論中的情狀,不過卦象的理數必然之說,是天道本身之常變原則,而

非人道之已得其常,其常在天,而人之得知此常者是經過聖人的教化,而此卦象

必然之常道在具體的生活世界中的意義尚未顯明,其顯明之道有二:其一為:從

功夫論本體的君子崇德廣業以用易之道,即盡性則知易之道。其二為:從氣論說

陰陽不測作用神妙的大化流行原理者。這是理論上的義理說明。前者已論於前節

,後者將論於次節,總之,此卦象之說及其理數之說,是一個天道的抽象說明系

統,尚不足以明其具體的作用實情,若以為以人智測天可得其具體的必然實狀者

,則是昧於天道作用神妙之實,天道作用之實固以象顯,然而人智之掌握應在具

體行動之中,具體行動有兩型,其一為以義問占,其二為崇德廣業。這是行動上

的觀念之掌握。由此而完構易學天道的在人配天之事業,若徒欲以理知天,則天

道之義將旁落,船山念茲在茲,故又其言:

 

         「在天而為象,在物而有數,在人心而為理,古之聖人于象數而得理也,

         未聞于理而為之象數也,于理而立之象數,則有天道而無人道。」(註十

         六)

 

      船山對易學哲學中的理象數關係問題的看法,是更根源地基於他的整體易學

觀點的,他的易學觀點中認為易經是聖人體貼天道之作,不僅周易卦爻辭之作是

天道正理的描繪,周易象數的產生本身就是天地自然情狀的抽象解說,周易之內

容,全體是天地實狀的描繪,對天地萬物之描繪則應以其自身所顯示的理象數來

進行,所以在天有象,在物有數,聖人觀此天地萬物之象與數而體貼其理,因而

有周易之作。於是周易是天地人三才共參的實理,所有實理都應以此為建構的路

徑,此中則有聖人崇德廣業的易道本體論之目的性原理在。船山此一有道德實踐

義的易學方法論觀點,是要為批判易學異端者而建立的,不論是京房、虞翻、邵

等,都有一套自己發明的形上學預設系統,而在自己的系統中排比各自的解易

觀點,船山因此批評其為有天道而無人道,然而此一天道船山則並不肯定,以其

有放任自然之嫌疑也,所以也不是真的被指為天道者。關於船山對於徒以私智測

天道的易學批判性觀點,我們又將論之於第四章中。

 

       關於本節所論的「卦象固有理數必然的周易象數觀」的理論成立條件,當然

不在其內部演繹系統中,文中所說者,只為船山為此所建立的理象數圖間之演繹

原理,而邏輯上船山接下來要面對的理論問題,則是象數系統與世界實然間的推

演關係,此即本章第四節將說者。此處,我們要補充一個觀點,即是,象數觀的

成立,當另在易學之以象思維的認識論原理中,此一以象思維的認識論上的成立

條件,本文中雖未論及,但作者認為,這應該是未來的中國哲學研究中仍可開展

的新領域。

 

註釋:

 

註 一:以圖說易主要發揮於宋易圖書派的傳統,參見,《易學哲學史》第二卷

             ,朱伯崑著,臺北藍燈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民國八十年九月初版。

註 二:參見,《周易外傳》 <繫辭上傳>,船山遺書全集,頁1009。

註 三:參見,《周易內傳》 <繫辭下傳>注解 《船山遺書全集》 頁580

註 四:參見,<周易內傳發例> 《船山遺書全集》 頁666

註 五:參見,《周易內傳》 <繫辭下傳>注解 《船山遺書全集》 頁581

註 六:參見,《周易內傳》 <繫辭上傳>注解 《船山遺書全集》 頁497

註 七:參見,《周易內傳》 <說卦傳>注解 《船山遺書全集》 頁612

註 八:參見,《周易稗疏》 <繫辭下傳> 《船山遺書全集》 頁771

註 九:參見,《周易稗疏》 <說卦傳> 船山遺書全集 頁776

註 十:參見,《周易內傳》 <繫辭上傳>注解 《船山遺書全集》 頁536

註十一:參見,<周易內傳發例> 《船山遺書全集》 頁654-6

註十二:參見,《周易稗疏》 <繫辭傳> 船山遺書全集頁764。另參見船

    山於《思問錄》中言:「河圖出,聖人則之,以畫八卦。則者則其象也

    ,上下乾坤也,一五七乾也,六十二坤也,乾盡乎極南而不至乎極北,

    坤生乎極北而不底乎極南,乾皆上而坤皆下也,故曰天地定位上下奠也

    。左右坎離也,八三十坎也,位乎右不至乎左,九四五離也,位乎左不

    至乎右,中五與十互相函焉以止而不相踰,故曰水火不相射。一三二兌

    也,二四一艮也,一二互用參三四而成艮兌,故曰山澤通氣。兌生乎二

    ,故位南東,艮成乎二,故位南西,艮兌在中,少者處內也。而數極乎

    少,少則少也。九六八震也,八七九巽也,八九互用參六七而震巽成,

    震自西而北而東,巽自東而南而西,有相迫逐之象焉,故曰雷風相薄。

    震成乎八,故位東北,巽成乎九,故位西南,震巽在外,長者處外也,

    而數極乎多,多則長也。朱子曰:析四方之合以為乾坤坎離,補四隅之

    空以為兌巽震艮,亦此謂與,」(《思問錄》 <外篇> 《船山遺書

    全集》 頁9691)

註十三:參見,《周易內傳》 <繫辭上傳>注解 《船山遺書全集》 頁535-9

註十四:參見,《周易內傳》 <繫辭上傳>注解 《船山遺書全集》 頁507

註十五:參見,《周易內傳》 <繫辭下傳>注解 《船山遺書全集》 頁567-70

註十六:參見,《思問錄》 <內篇> 船山遺書全集 頁9647



論 王船山易學與氣論並重的形上學進路